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欢迎访问中国保胆取石网!
热线电话
更多>>保胆要闻
  • 1
  • 2
  • 3
  • 4
  • 5
  • 6
更多>>患者术后真情留言

《健康报》刊登文章““医生发明家”乔铁 ”

更新时间:2013-09-11 10:38:58 作者: 来源:

1.jpg

“医生发明家”乔铁 
 
本报记者 罗 刚 通讯员 李美媛 詹海燕
 
 
  乔铁手中握有675项中国专利授权、3项德国专利授权,所有的专利证书摞起来约有一米高,连德高望重的黄志强院士也赞他为“医生发明家”。 
 
 
  “不论是艺术创新还是技术创新,在每个伟大创新的背后,都有人的故事——一个因为个人的好奇、洞见或决心而开辟新道路的故事。”说这句话的是乔铁,而他本人的“跨界”经历,恰好就是对这句话最好的诠释。


  正是这些看似无足轻重的证书,使得德国人不得不屈尊造访

  2013年仲夏的一天,国家卫生计生委肝胆肠外科研究中心胆囊疾病研究所所长、中国医师协会内镜医师分会常委乔铁教授和中德智能内镜研究所的德方主席就专利、创新、合作等话题相谈甚欢。谁能想到,4年前,本来有机会打交道的他们两位,几乎是在漠然中擦肩而过。

  2009年,在内镜医疗器械领域已有40余项专利的乔铁开始尝试把专利转化为产品。年届半百的他只身跑到国产医疗器械聚集的浙江沿海一带,在车间里当起学徒,与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吃尽苦头受尽白眼只为了解生产工艺、装配流程。随后,他开始穿梭于各个医疗器械展会,以获取信息、寻求潜在的合作伙伴。在业内享有盛誉的一家德国器械生产公司在展会上的洽谈费开价15分钟3000元,却因为乔铁来自一所不知名的二甲医院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然而,一年多后,乔铁却在医院迎来了这家德国公司负责人的登门拜访。他的医院依然没能声名显赫,唯一不同的是此刻的他已经申请了五六百项专利。正是这些看似无足轻重的证书,使得德国人不得不屈尊造访。原来,他们准备开拓中国市场,在前期调研阶段却发现很多根本绕不开的相关专利都指向同一个申请人——乔铁。高度重视知识产权的德国人知道,由这些专利构成的“专利池”就像无形的护城河屏障那样,阻碍了他们进军中国的通道。而唯一的选择就是——与专利持有人合作。他们有点费解,这个乔铁在内镜领域究竟是何方神圣?

  乔铁无疑是这个领域的领航者。外科医生出身的他如今在医用内镜领域已申请了900多项中国专利、38项国际专利(PCT)、2项美国专利、4项德国专利。他手中握有675项中国专利授权、3项德国专利授权,所有的专利证书摞起来约有一米高,连德高望重的黄志强院士也赞他为“医生发明家”。

  一定要从知识产权的战略高度看待临床上的每一个新创意

  从医生到发明家的华丽转身发端于2007年。那时,在腹腔镜外科领域浸淫多年的乔铁,正在广州番禺第二人民医院尝试用胆道镜开展保留胆囊的胆结石(息肉)手术,并迅速成为该领域的佼佼者——几年来已累计完成3000多例手术,每年都有上百位外国患者慕名求治。新术式令人耳目一新,可常用的手术设备跟之前几乎所有外科手术一样,仍是洋货一统天下。联想到一直以来的一个夸张说法——“在中国,医院里除了医生、护士、病人、大楼是国产的外,其余都是进口的”,乔铁的斗志被点燃了。

  机会恰好来了。保胆手术中吸取泥沙样结石一直缺乏理想的工具,在保胆手术领军者张宝善教授的指导下,乔铁发现于吸引器前端套一个喇叭形的软管来提高吸取效率是个好点子,且在临床试用中获得了上佳效果。此刻的乔铁已经不再把这一创新仅仅视为技术性的小修小补,而把眼光盯在了专利和知识产权上。他抛却资深外科教授的光环,像小学生一样一头扎进陌生的专利领域,终于在2008年拿到了他平生第一项国家专利。

  然而很快,乔铁就由喜转忧——就在这一年,中国开始全面推行知识产权战略。当国人对此置之不理、少有动作时,跨国医疗器械巨头借此大举发力,跑马圈地般地申请多项专利,构建起一堵无形的“专利墙”。反观国内不少同行,依然在“无私、无偿、无知”地向跨国厂商代表们贡献着自己源于临床的金点子。乔铁就亲眼见过有教授在饭桌上向公司老总面授机宜,和盘托出自己的设计,怕对方不明白,甚至还亲手画图示意。

  “这样的情景决不能再现!”乔铁暗下决心,要构建本土的专利壁垒,在跨国公司的传统势力范围内分一杯羹。在他看来,专利绝非仅是职称、评奖的砝码,而更是吓阻对手、引而不发的“核武器”:一定要从知识产权的战略高度看待临床上的每一个新创意,才不枉中国医生的聪明才智。

  为在内镜领域专利申报上抢占制高点,乔铁把视野放得更为广阔。他阅读了大量的物理学、工程学、光机电、机械设计、激光等方面的书籍,重构了原有的知识结构。功夫不负有心人。乔铁团队在2010年、2011年终于厚积薄发,每年都有三四百项专利申请。正是依靠这种“日行一创”的高效,乔铁团队的专利涉及普外科、泌尿外科、妇科、耳鼻喉科、神经外科、消化内科、肛肠外科、骨科、超声、激光、红外线、共聚焦等20多个学科领域,构建了庞大的专利池,以核心专利群在硬镜领域编织起一张较为完整的知识产权保护网,掌握了医用内镜未来发展的主导权、话语权,为内镜医学的发展预留了广阔的空间。

  未来的内镜器械要走中国发明、中国设计、德国制造的“逆袭”路线

  成竹在胸的乔铁此刻已经颇有底气与德国伙伴畅谈合作了。他已经勾勒好了一幅蓝图:未来的内镜器械不能复制居于产业链最低端的中国代工模式,而要走中国发明、中国设计、德国制造的“逆袭”路线,“让老外为我们代工,把自己置于产业链的顶端”,由此“中国制造”才能真正跃升为 “中国创造”。

  蓝图如此诱人,想要付诸实施却并不容易。德国公司的工程师不大理解中国医生的创意,很多原创设计并不被他们认可。眼看宏图大略刚一起步就面临夭折的风险,乔铁只好跑到德国与工程师就每个细节一点点磋商,争论了几天几夜。在这种“坐而论道不如躬身前行”的精神鼓舞下,乔铁与德国伙伴的磨合终于渐入佳境,双方成立了中德智能内镜研究所探索内镜发展新趋势,而由多项中国专利转化、德国制造的自主品牌CHiAO高清胆道镜系统、高清腹腔镜系统、宫腔镜系统也相继问世,结束了中国无自主内镜品牌的历史。而后续的经皮经肝胆道镜、术中胆道镜、泌尿手术系统等8套CHiAO内镜系统性设计、完整性解决方案也已完成,陆续进入样品制作、临床试验、批量生产销售阶段。

  在乔铁看来,由一个灵光乍现的好点子到原创医疗器械的问世,其中最难的是医学专家与工程师缺乏共同语言,无法对话。在德国“舌战群儒”并不稀奇,要在国内找寻这样的多学科交叉团队更是大海捞针。“我们团队中的一位优秀工程师,当年足足用了一年时间才‘听懂’我说话。”乔铁很是感慨,“如果医学的通识教育思路再开阔些,交叉学科人才培养再出众些,也许我们就不会那么难。”

  好容易趟过了这些艰难险阻,乔铁不希望其他同行再交学费。“如果同行有好的梦想、创意,自己又缺乏精力、经验和财力来实施,我们可以投入人力物力帮他实现夙愿,申请专利、开发工艺、临床试验等环节都由专业团队打理,未来产品收益的三成将归这位医生所有。”乔铁说。

  乔铁设想,如果能涌现一百位这样的医生,每位医生拥有几十个好点子,最终就会形成几千项专利,并由此衍生出更多“中国创造”的产品,引发未来国内医疗器械格局变化便顺理成章,可以圆很多医生手术时用本土甚至自己医疗器械的梦了。

  如今广东已出台规定,职务发明如果一年内无法转让,发明人可以到社会上自行寻找合作伙伴以个人名义参与。这给乔铁的设想以强力的政策支撑。对于这个类似医疗创意“孵化器”的大项目,乔铁起了一个很响亮的名字——“中国医谷”